真金白银如何“上山下乡”

专家们详细解释了农村复兴的投资模式和资金的使用情况。

随着农村振兴战略的推进,“钱从何而来,如何使用好”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其中,金融投资是农业和农村投资的重要保障,在引导和提升金融和社会资本方面发挥着风向标的作用。 随着更多资金“上山下乡”,财政涉农资金的绩效管理必不可少。日前,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指导意见》,提出了优化农村产业发展环境的若干措施,包括完善金融投资机制和创新农村金融服务。

据了解,经过初步计算,实施农村振兴战略计划的总投资在五年内至少需要7万亿元。 这笔钱从哪里来,如何使用?在最近由中国金融科学院政府绩效研究中心和中国金融科学院绩效管理研究委员会联合举办的“农村振兴投资模式与财政支农绩效评估”案例研讨会上,专家们做了详细解释。

今年,国家公共总预算计划拨款约2.2万亿元用于农林水,同比增长7%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会计服务中心副主任安萧宁说:“金融投资是农业和农村投资的重要保证。它体现在着眼于奠定基础和管理长期公益事业的特点,并在引导和促进金融和社会资本方面发挥风向标的作用。 "

据了解,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分别发布了《关于建立和完善农村振兴多投入保障体系和农村振兴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自然资源部出台了跨省调整新增耕地指标的政策,国家总体规划和储蓄指标有增有减,拓宽了“三农”的投融资渠道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都在努力进行不断的创新和突破。 例如,河南省采用省内流通政策,利用与增减挂钩的储蓄指数,率先在省内实施土地复垦券公开交易,支持扶贫开发和搬迁等新措施。 截至5月,河南省已完成土地复垦证交易121,500亩,交易总值236.9亿元。

一些地方开辟了新的渠道,如农村复兴特别债券 6月3日,四川省第五批地方政府债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其中包括该国第一批用于农村复兴的超长期特种债券。四川省卢希安县农村振兴第二阶段是专项债券,用于推动全球农村振兴项目。 这种超长期特种债券目前发行1亿元人民币,期限为20年,利率为3.9%

此外,财政部会同有关单位先后设立了四个投资基金,即现代种业基金、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中国海外农业投资发展基金、中国农垦产业发展基金,以促进农业投资和农业健康发展。

专家认为,调整和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范围,增加农业和农村投资比例,是增加农村振兴财政投入的重要力量。 据了解,近年来,各地区的土地销售收入长期以来“用于农业,主要用于城市”。用于农业和农村地区的土地比例仅为30%左右,这一比例将在2018年下降。

对此,《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年)》明确提议增加农业和农村地区土地转让收益的比例 有关方面正在研究改革方案,主要是调整和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的使用范围,增加农业和农村投资比例,重点是改善农村生活环境,建设农村基础设施和建设高标准农田。

投融资多元化

依托现代农业工业园区搭建农村产业整合发展的平台载体,是《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年)》中明确提到的一项举措 福建省安溪县2017年获准建立国家现代农业工业园 2018年,工业园区茶叶总产值超过100亿元。

当被问及该工业园区建设所需资金从何而来时,安溪市农业局局长陈志明算了一笔钱:到目前为止,仅根据园区主导产业发展资金,总投资就超过了12亿元。 在这个大市场上,中央政府将奖励1亿元的补充资金,地方配套资金约为1亿至2亿元,银行贷款约为5亿元,其余为农业企业、合作社、农民等自筹资金。

这个例子反映了农村复兴中以金融安全为主、金融优先、积极参与社会的多元化投资模式。 “在实施农村振兴的过程中,要通过“金融专项+基础设施投资”、“中央支持+地方投资”、“金融资本+金融资本+社会资本”等多种投资组合,统筹各种渠道的资金 ”安晓宁说道

今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期货委员会、财政部、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提出增加农村金融供给,加强围绕农业和农村抵押物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金融机构内部信用管理机制,新技术的应用和推广,以及“三农”绿色金融,更好地满足农村振兴的多元化融资需求。

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合作也在不断努力 例如,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国家农业公园(Lanling National Agricultural Park)利用政府补贴和民间资本投资,建成了一个总面积62万亩的园区,集农业生产、加工、旅游等产业于一体。 仅2017年,这个农业园区的游客人数就超过了100万,门票收入超过3500万元。

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已成为吸引多元化资金的重要载体 据统计,62个国家级现代农业工业园区吸引了14.2万人返乡就业,财政和社会资金近1800亿元。 各类市场主体纷纷投资工业园区,近100家国家级龙头企业和近500家省级龙头企业落户园区。

农村复兴资金也从全国各地涌入。 四川省宜宾市规模为100亿元,广州增城市规模为50亿元,海南省规模为1000亿元.这些基金不断吸引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

同时,农村复兴公共福利基金也指导私人基金会、社会组织等。捐赠金钱和物资。 今年2月,福建省安溪县首批22家外国商会与安溪县实施农村振兴战略试点村联手组建合资企业。首批57项乡镇明智投资(捐赠)帮助农村振兴项目签署合作意向书,总投资(捐赠)84.376亿元。

加强绩效管理

随着更多资金“下乡”,如何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农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不能脱离金融涉农资金的绩效管理。 《财政部贯彻落实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绩效管理应逐步覆盖所有金融涉农资金项目,推动建立全过程绩效管理机制,对重点涉农资金项目进行重点绩效评价,进一步完善绩效评价指标体系,并将评价结果作为预算安排、政策调整和管理改进的重要依据。

2016年,中央政府将拨款10亿元支持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项目。包括河北、山西和内蒙古在内的十个省将被纳入试点项目。 财政部和农业部已明确表示,将为试点省份建立绩效评估机制,完成评估的三个省份将退出试点。 2017年,财政部和农业部组织了7个评估小组,在这10个省进行实地绩效评估 在评估中排名最后三的山西、河南和河北被取消了2017年试点项目的资格。

”这一举措充分体现了绩效考核结果的应用,满足了试点省份对进步和后退的要求,增加和减少了资金安排,体现了绩效考核工作的价值。 农业和农村部会计服务中心高级会计师郭东泉说

在哪里很难进行绩效评估?一名当地干部坦率地告诉记者:“目前最难感觉到的是绩效评估指标的设置,因为许多评估指标要求地方当局先根据自己的情况制定,然后上级当局将在审批后使用这套指标进行评估。” 然而,由于建设是一个动态过程,资金的使用每年都有所不同,遇到的问题也有所不同。如何高效、准确地设计出一套符合实际情况的科学指标实在不容易。 "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绩效管理研究委员会秘书长王蔡泽表示,绩效指标就像绩效评估的“灵魂”。指标是否科学全面直接决定了绩效评估的质量 从世界各国的实践来看,绩效评价指标的建立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对此,各地各部门要进一步加大探索力度。

“绩效评价结果的应用越强,约束越大,对评价指标的科学要求越高 对此,各地必须在实践中更加重视,避免使用不科学的评价指标来强力控制资金流动。 中央财经大学的峻青教授建议 (记者董碧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