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博鳌:博鳌亚洲论坛见证中国成就

一年一度的博鳌亚洲论坛是全球经济的热门话题。 它提供了一个适当的机会来思考中国经济发展对世界的物质和意识形态影响。

1998年博鳌亚洲论坛成立时,国际社会只把它视为亚洲的一项区域性活动,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得到广泛关注。 如今,论坛已经成为世界上研究最广泛的经济事件之一。

博鳌亚洲论坛成立之前,西方学术界最流行的经济观点是由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提出的。 1994年,他在最具影响力的美国外交政策出版物《外交事务》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亚洲奇迹的迷思》。 克鲁格曼认为,亚洲经济增长的重要性被高估了,应该给那些预测亚洲经济快速增长的人泼冷水。

他称这些快速增长的亚洲国家为“纸老虎”,因为它们没有遵循所谓的西方经济发展模式。 其中,中国和新加坡受到了最严厉的批评。

过去20年的发展强烈驳斥了克鲁格曼的论点。 新加坡超过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美国的103%,而按今天的汇率计算,新加坡的购买力达到美国的144%。 如果新加坡的成就可以用它的小规模来解释,那么博鳌亚洲论坛的主办国中国的成就又该如何解释呢?

中国自1978年以来取得的经济增长率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中国创造了人类扶贫史上的奇迹。 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已成功帮助7.28亿人脱贫,而同期世界其他地区有1.52亿人脱贫。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改变世界高收入经济体的模式。 “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目标为6.5%。如果能够达到这个数字,不仅可以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还可以使中国进入世界银行设定的“高收入”国家的门槛。 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世界高收入国家的总人口为13.99亿,而中国目前的人口为13.64亿(截至2014年) 换句话说,中国对高收入经济体的参与将使世界上高收入人口的数量翻一番。 这些成就远不能与遵循“西方模式”的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提并论。

哈佛大学教授戴尔乔根森(Dale jorgenson)充分肯定了亚洲的发展形势,指出:“亚洲的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经济成就。” 它创造了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模式。"

世界经济发展的模式与克鲁格曼的预测完全相反 中国和亚洲没有“错失机会”,因为它们没有遵循“西方模式” 世界各国应该向中国和亚洲学习,博鳌亚洲论坛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说明了这一点。

多年来,中国一直奉行在国际舞台上“保持低调”的政策。 然而,这一政策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国际社会试图淡化中国的成就。无论是克鲁格曼的谈话还是华裔律师张嘉顿的《中国即将崩溃》书,他们都有不恰当的认知。 然而,所有这些都为“压低”中国经济的说法提供了依据,认为中国无法实现其增长目标,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硬着陆”

随着中国经济成功的事实变得越来越明显,西方学者正试图坚持他们最后的立场,克鲁格曼声称的“西方经济思维”的优越性 然而,很明显,认为中国的成功是“偶然”的结果是荒谬的。 因为人类历史上最快的经济发展显然不能用“偶然”来解释

中国习近平主席最近多次表示,中国独特的经济发展理念是首先解决中国的国内问题,但与此同时,它也在国际社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2014年5月,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集体研究中强调,中国经济发展是“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的结合,而西部经济发展则依赖于“看不见的手” 2015年11月,习近平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经济理论的基础 在今年第十二届CPPCC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习近平重申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 这表明中国的发展模式与前苏联和西方国家完全不同。

中国的经济哲学在解决实际问题时非常“实用”,不受现有理论的束缚。 事实证明,通过对自身经济发展模式的不断探索,中国不仅在经济发展速度上超越了西方,而且在思想和理论上也实现了超越。

对大多数西方经济学家来说,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经济成功的主要贡献者,这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然而,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副总裁林毅夫早就预测了全球经济思维的发展。 他说:从亚当斯密到20世纪30年代,主要经济学家不是英国人就是在英国工作的外国经济学家 20世纪30年代后,美国取代了英国。 对经济学家来说,只有生活在经济中,我们才能真正掌握关键的实际社会经济变量.因此,经济研究中心的东移是不可避免的。

博鳌亚洲论坛的发展就是这种重心转移的体现:世界经济的发展,连同经济思维的中心,正在向中国转移。 (约翰罗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英国伦敦金融与贸易主任) 汇编:李景荣)

四川南充路面裂缝修补机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