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83%的知识没有用,专家称未来学校会消失

朱永新:好的教育是“扬长避短”,文/张英发,第921期

在不久的将来,传统意义上的学校将消失,成为学习中心。没有统一的教材,没有固定的年级和班级,没有固定的教室供学生上学,也没有上学和离校的时间限制。只要学分足够,你就可以毕业并获得国家颁发的文凭。 这所学校已经成为一个教育服务机构和数据中心。该课程受到政府教育部门的邀请,在全社会的竞争中胜出。教师已经成为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者和学习过程的同伴、专业规划者或生活导师。

上述教育变革是朱永新新书《中国新闻周刊》中描述的场景 他说:“这本书是关于未来教育的。这是我一生在教育方面的研究经历。这是我为中国教育写的改革计划。” “

朱永新,民主进步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中国教育协会学术委员会顾问

1999年,苏州市副市长朱永新发起了“新教育实验” 在过去的20年里,5000多所小学接受了新教育,150多个地方教育局与他合作。 他的思想和实践深刻影响着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方向。 新教育希望让每个受过教育的人获得成功的智慧、综合的智慧、高尚的美德和丰富的情感。 ”他说

未来教育是终身教育

中国新闻周刊:你为什么要写这本书《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

朱永新:因为在我从事新教育的20年里,我越深入,我越发现如果我按照现有的教育体系和现有的框架去做,就很难真正推进教育的进程,也就不可能实现我的理想和目标。

此时,你的目标不会改变,但你应该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方向。 就像我们做生意一样,如果你还在考虑如何建立商店,你就走错了方向,因为现在有了互联网和淘宝,整个商业模式已经改变了。 再次走老路是错误的。

中国现在的许多问题都与教育系统有关,例如学校选择、考试、数学、补习班和学习区住房。 这些问题没有改变,再改变考试科目也没用了。 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改革非常困难。

前一段时间,一家教育公司的总裁告诉我,他们开发了一套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的工具,即观察每个学生在课堂上的集中程度,观察学生是否多次举手并专注地看,获得一套数据系统,并尝试使用这套设备来提高学生的学习。 我说你正往相反的方向走!未来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集中学习。 将来甚至可能没有传统的教室。 未来的学习必须是一种新型的学习方法,它能激发你自主学习的潜力。它怎么能成为一种完全由摄像机监督和控制的学习呢?

中国新闻周刊:这本书提到了“信贷银行”。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

朱永新:事实上,现在美国已经有这样的公司了。他们是新的考试公司。 因此,我专门研究了信用银行系统。

我提议为终身教育建立一个信用银行,并把一个人从生到死的原始学习记录放在上面。 例如,当你学习钢琴时,你可以把练习的过程放在上面,这是非常真实的,并且很难人工控制和修改它。 信贷银行与我们的银行体系非常相似。他们有储蓄所,这是我们最初的学习场所,记录我们的学习成绩。当地银行保存着该地区学习者的学习记录。也有中央银行在全国注册学生。

在信贷银行的基础上,我们将建立一个全国教育资源平台,整合互联网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教育资源。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如果你想学什么,你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学习,你可以自己学习。

在过去,我们的整个教育是为找工作做准备。这是高度职业导向的,纠正错误的选择是非常昂贵的。 事实上,在发达国家,一个人一生中换工作的平均频率是16倍,所以任何一次性教育都很难满足一个人的生活需求。

根据现实生活情况,我们必须做出这样的改变:每个人都应该随时学习,组织也应该随时保留记录。 这样,每个人都有了更广泛的可能性。

未来教育是终身教育,不是一次性的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未来的教育计划中,班级和教室都被取消了,老师的角色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可能吗?

朱永新:“一刀切”不符合教育规律 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因此,每个孩子应该有不同的学习时间和不同的学习节奏。 既然信息时代已经到来,迟早会发生更好地满足人们需求的教育改革。

每个孩子都有他最好的品质 目前,我们教育体系中最大的问题是“补不足” 什么是好的教育?它是培养优势,而不是抵消劣势。 良好的教育是扩大你的特长,帮助每个人成为最好的自己。这是教育的真正含义。 弥补一个人的弱点就是让所有的人变成同一个人,培养优势就是让所有的人变成不同的人。

基于生命教育的真善美课程

中国新闻周刊:《新教育》使用什么样的教材?

朱永新:近年来,新的教育实验将课程开发作为重中之重,并做出了巨大努力。

一方面,我们开发了一些关于如何改善现有教育系统的课程。 例如,在《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系列教材中,我们从幼儿园到高中共编写了26本书。目标是打开知识与生活之间的通道,让师生在阅读诗歌时不再欣赏词语和句子,而是通过特殊的“思与做”环节来激发师生结合自己的经历和思考。

另一方面,新的教育实验积极面向未来,提出了更具前瞻性的课程体系,即基于生命教育的真善美精品课程。

我们在学校学到的许多知识在我们的生活中毫无用处,也不能在我们的生活中使用。然而,许多非常有用的知识还没有学到。 以生命教育为例,你认为还有什么比人类生命更重要?教育首先存在于生活中。

生命课首先解决生命的长度,帮助你知道如何吃饭、如何锻炼以及如何应对危险。然后解决你生命的宽度,帮助你学会如何交朋友,成为一个有良好人际关系的人。要解决人生的高度:作为一个人,你必须有精神生活、价值观和追求。

所以我们开发了新的生命教育课程 这本教科书是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每学期编一本书的。 目前,一些地区和学校正在将其作为校本课程。 但我认为生命教育有必要成为未来的国家课程。

中国新闻周刊:新课程和现有课程有什么不同?

朱永新:以生命教育为基础,新课程分为三个方面:真(伟大的人文、伟大的科学)、善(伟大的道德教育)和美(伟大的艺术)

伟大的人文学科包括中文、历史和地理,因为它们实际上是一般性的 你认为《新教育晨诵》是文学、历史还是地理?事实上,两者都有 这样一门人文学科向所有人开放

根据科学的大概念,我们还将物理、化学、生物和数学整合到一种新的课程中,称为大科学(Big Science)。 当前的科学教科书,物理、化学和生物学,都是100年前科学体系的产物,而新的科学体系是:宇宙科学、生命科学和材料科学 根据这三个科学体系,我们提出了14个主要概念来重新组织教材。 这是一门每个人都要学习的课程。艺术和科学没有分科。

那么,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天体物理学家,我会帮你设计一门宇航选修课。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化学家,我会帮你设计一门化学选修课,这门课是根据你的个人兴趣和爱好设计的。 必修基础课程的时间不应超过50%。在剩下的50%的时间里,学生应该被允许探索、学习和做他们喜欢的事情。

伟大的道德教育是一门融合当前道德和法律教育的课程。它的目标是培养现代公民。 主要艺术课程不是当前的艺术和音乐。我们将戏剧、电影、创意和设计融为一体。

中国新闻周刊:你提议在当前的公共教育中引入课程竞争模式。为什么?

朱永新:我提到这个模式是因为将会有一个“有能力的人成为老师”的时代

去年,我参观了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看到学校建了几个艺术工作室,由各个领域的杰出艺术家举办。 学生们可以选择他们喜欢的任何课程,所以他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一流的,学生们已经成为专家。

这相当于我们回到了孔子时代和新时代,那时老师和学生们取代了他们的位置。 当然,这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否定的否定,螺旋上升。

在未来的教育系统中,可能会有许多教师不在学校工作,他们将成立课程公司为不同的学习中心提供课程。 小学、初中、高中等阶段都可以引入课程竞赛,国家购买,谁有好的课程,谁就将课程引入学校

把时间还给学生

中国新闻周刊:你已经做了20年的“新教育实验”。像你这样,太难了。困难是什么?

朱永新:准确地说,新教育实验是一种民间教育探索,与我的工作状况无关。在推广新的教育实验时,我也特别注意区分两者。

教育是关系到成千上万家庭的重大事件。在推动变革的过程中遇到阻力是正常的。 困难主要集中在两个主要领域。

一是学校有太多规定的课程和太多规定的行动。实验和改革之间的空非常有限。

以生命教育为例。我们已经开发它很多年了。课程体系已经完成,教材和其他材料已经印发。然而,在公立学校,课程基本上占用了所有学生的时间。你几乎不可能开设任何新课程。 因此,如果我们的基础教育不做减法,我们就不能做加法,许多好的东西很难实现。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校长和董事变化太多太快。

每个校长和导演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任何教育都是缓慢的,尤其是对教育的探索需要更多的关心和耐心。 三至五年后,当校长或董事发生变化时,一个新的思路和一套新的想法也会发生变化。因此,任何教育探索都是不可持续的。

中国新闻周刊:“新教育实验”拥有5000多所学校和150多个地方教育局。你如何说服他们?

朱永新:这完全是自愿的 “新教育实验”不仅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也是一个非政府公益组织。它总是被自己的品质所吸引,并通过口头传播。

有趣的是,参与我们新教育系统的学校基本上拥有该地区最好的考试成绩。 因为新教育是按照教育规律进行的,而且有大量的阅读。 我们的教育把阅读时间还给学生,而学生反而成长得最快。

有一个非常着名的国际教育组织叫做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他们对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进行了调查,并给我发了一份问卷。 一个问题是:“你认为这些课程会在学校保留多少?”因此,每个人都认为只应保留17%。 换句话说,另外83%,也就是说,你在学校学到的大部分知识都是无用的。

仔细想想。我们拥有的大部分知识都是我们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积累的,而不是在学校学到的。

相反,让我们改变教育,给学生足够的时间尽快地自我构建他们的知识体系

《史记》 2019第39号

声明:《中国新闻周刊》手稿的出版必须获得书面授权

[编辑:萧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