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谢幕 “拉加德时代”面临诸多挑战

?

新华社柏林10月24日电(记者彭大伟)“你任职期间最大的遗憾是什么?”24日,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Draghi)的上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来自各国的记者没有像以前那样关注欧元区的货币政策,而是经常向意大利经济学家询问自我评估的情况。

信息图表:拉加德。新华社记者沙赞庭带

Draghi出席了当天下午在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总部举行的会议。会议在9月份的最后一次会议上决定维持欧元区三大利率水平,即主要再融资利率和隔夜贷款利率分别为0%和0.25%,隔夜存款利率为负0.50%。德拉吉还重申,9月份宣布的量化宽松恢复将如期于11月1日开始,规模为每月200亿欧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候任主席、前主席拉加德也出席了会议,但没有参加讨论。对此,一名记者问德拉吉对拉加德有什么建议,拉加德将于11月1日接替她。

”她不需要给出任何建议。她非常清楚自己将要做什么。”德拉吉还谈到了他的继任者将面临的一些风险。他说,从维持通货膨胀、就业、经济活动、工资增长等方面来看,特别是从金融稳定的角度来看,最大的风险是欧元区乃至全球经济面临的下行风险。此外,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进程和国际地缘政治争端也是德拉吉认为影响中长期市场的主要不确定因素。

德拉吉在担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八年任期内,在欧洲债务危机期间接任欧元区货币政策中心,并采取一系列措施防止欧元区解体,这是最值得称赞的。然而,逾2.6万亿欧元的量化宽松和自2014年以来实施的负利率政策也让人们对他的政策遗产产生了怀疑。

作为回应,许多记者问他如何评价他的政策遗产,他在任期间对自己的工作有什么遗憾,他有什么骄傲。德拉吉只是回答说,他“尽可能以最好的方式履行职责”,并且“除非你是一名历史学家,否则你不能重写”过去。因此,我关心正在发生的事情,并根据事实进行分析。”

至于德国,这个坚持“零赤字”政策多年的欧洲最大经济体,其国内对德拉吉政策取向的批评由来已久。德拉吉回应称,央行的角色是独立的,但它存在于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积极的财政政策并没有取代稳定价格的目标。两者之间没有矛盾,也没有威胁到央行的货币优势。”

“如果有一件事我感到骄傲的话,那就是执行委员会和我继续履行我们的职责。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群体应该感到自豪的事情。如果我们想谈论遗产,这是我们永远不会放弃的遗产。”德拉吉说。

关于德拉吉在任期间的表现,德国着名经济研究机构慕尼黑国际有机农业组织经济研究所(ifo Institute of Economics)所长菲斯特尔指出,德拉吉关于危机中国家的债券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不受限制地购买的声明,成功地恢复了对国际资本市场的信心,化解了欧元区危机。

他认为德拉吉领导的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已经发展成为应对欧元区危机的最重要机构,并已脱离了欧元区各国政府的相关责任。“现在的问题是,对于货币政策(欧洲央行的责任)来说,这一责任是否已经太重了。”(完)

[编辑:郭新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