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面前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

[编辑按]

希腊神话说普罗米修斯猛烈冲天,点燃世界。

马克思说,我是普罗米修斯!

在20世纪的上游,还有一群普罗米修斯:他们将马克思主义的光明带到了黑暗无知的古代东方国家,并用理论为新中国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他们将信仰之星的火焰燃烧成锋利的理论武器,将原始的旧世界燃烧了,从而诞生了新中国。

我们称他们为:追逐者。

他们追寻的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光辉,在古老的中国的阴霾中,被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所摇摆,飞向时代的最前沿,照亮了新时代的光荣梦想。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深刻地指出的那样:“马克思给我们留下的最有价值和最有影响力的精神财富是以他命名的名为马克思的科学理论。这一理论就像是一个宏伟的日出。它照亮了人类探索法律的方式。历史,寻求自己的解放。”

回顾道路,我们不能忘记使用该理论来扞卫中国的稳定增长。

今天介绍的跟进者是陈伟石,他已将普通民众从剥削中唤醒。

一个,被剥削的无产阶级

马克思说:“资本从头到脚走向世界,每个毛孔都在滴满鲜血和肮脏的东西。”

当我看到这句话时,陈为时感到自己的心脏被猛击并受到打击。

那是在1934年,他只有21岁,但是他已经意识到剥削的邪恶。

由于当地暴君的迫害,他的父亲永远在他面前闭上了眼睛。那时,刚回到南阳工作后,他很兴奋地为未来的计划,用这些积蓄重返学校,学习和学习,并让父亲过上美好的生活。

努力工作的父亲失去了等待他的学业改变命运的机会。

在14岁的南阳,他被资本家强迫白天和黑夜工作。他努力工作并赚了钱。他挣的钱几乎没有存,他不能穿。

但是当他带着一点微薄的积蓄和满怀希望回到家乡,但是当他目睹父亲的去世时,这些年来遭受的不满终于爆发了。

悲伤和愤怒,孤独的勇气。

他意识到在动荡的时期,不可能有稳定的部分安全日子。只有投入社会洪流,我们才能改变命运,甚至改变局势,改变社会。

因此,他离开了家乡广东,来到当时的北平局的中心。在这里,他想学习写文章来揭示社会的黑暗,并唤醒更多像他一样服从的人。

藏书丰富的北平图书馆引起了他的注意。

没有长久的事情,他没有钱买煤炭供暖,那么他将有一天呆在图书馆里,热身学习。起初,他学习文学。有一天,一本关于马克思在书架上的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书中,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罪的启示和对剩余价值的阐述触动了他的心。

这是他经历过并且仍然困惑的地方。

“资本家招募工人从事高强度劳动,但只付给他们很少的工资。” “工人在必要的工作时间以外创造的新价值本应归工人所有,但必须将其资本化。”有了公司的专有所有权,这就是资本家利用工人发家致富的秘密。”

以这种方式揭示社会现状的政治经济学使陈维石对马克思的理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政治经济学到哲学,该书中的无产阶级和革命斗争在他心中启迪了曙光。一条拯救国家,拯救人民的哲学之路出现在他面前。

那段时间,他阅读了图书馆中几乎所有的哲学书籍,并做了详细记录。同时,他还收集了自1927年以来翻译和出版的所有哲学材料。

他了解剥削的根源已久,并且知道,农民和工人等穷人如果不团结抗拒,就永远无法摆脱这种生活。

他还渴望让更多像他一样被剥削和压迫的劳动者像他一样唤醒。哲学可以向公众施加应有的力量。

所以,他出发了。

两个,一个战斗的马克思主义者

1935年,陈为时告别同胞,来到上海。

我听说世界上有很多场合,进步的作者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书是交织在一起的。他想实现自己的“为公众努力的哲学”。

上海的景象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后来他写道:“一个大上海,以帝国主义作为让步的一部分,帝国主义的旗帜挂在让步上,行使帝国主义。法律。”

“帝国主义者掠夺和滥用法律,屠杀了中国人民。这甚至标志着不允许中国人和狗进入。”

在上海街头挑衅和制造麻烦的日本人变得越来越严厉,因为他们不会受到惩罚。这场民族危机是史无前例的,国民党正忙于传播为资产阶级服务,使人民麻木和维护自己的统治的哲学。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是在思想领域掀起一波抗日思想浪潮,促进民众的觉醒,并走向抗日战争。中国左翼文化总联盟适时诞生。

陈为时也加入了这个文化圈的统一战线。

当时,社会上存在一种辩证法,即辩证法没有开始或不适合中国。它是从国外进口的“危险而激烈的东西”,从而引发了反马克思主义的潮流。

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受益匪浅的陈伟石,对北京图书馆和《通俗辩证法讲话》的丰富积累,对这种可笑的一瞥,有深刻的了解。 “中国古代哲学的辩证法”。

例如,陈为时指出:“古代人制定了《易经》,是通过观察天,地,鸟,兽,人和一切事物的结果而发现的法则。”易是“变化中的”,“这意味着宇宙中的一切都是不断变化的运动。”

《易经》“简单而轻柔地推动生活的变化”这一短语解释了辩证法中的矛盾。 “由于它们之间的矛盾和相互转化,所以宇宙万物都有两个对立的因素。它们构成了事物自身的运动。”

从易经,老子到庄子,辩证法在古代哲学思想中继续存在,不仅在中国古代,而且在古希腊也是如此。直到现代黑格尔和其他人的发展,辩证法才开始形成系统的学说。

可以说辩证法是一个客观真理,普遍存在于所有事物中,决不是人类思想创造的奇怪理论。

在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下,这种变化适用于社会和实践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者所谓的“了解社会,改造社会”。只有人民群众才能实现奴隶制的命运。必须进行革命,促进社会制度的变革。

因此,有进取心的年轻人应该建立一种科学和辩证的思考生活和价值观的方式。这是“社会革命的精神武器”。

这本流行而实用的辩证法大众读本一经出版便成为畅销书,并在短短六个月内印刷了三本。

后来,陈为时在《新哲学体系讲话》号书中进一步解释了他的“社会重建”。“资产阶级物质文明的邪恶不是物质本身的邪恶,而是社会制度的非理性邪恶场所。”因此,为了过上真实的人类生活,我们必须实现社会制度的变革。”

也许我经历了压迫和奴役的苦难,并且我对抗日救助和中国解放的意义更加了解。我也知道战斗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如何使用武器来促进新世界。的到来

(文/雁丘阅读:天梦音频制作:曾慧视频制作:张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