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链:补贴政策渐近 逻辑转向看优质区域

?

摘要

[氢能源与燃料电池产业链:补贴政策渐渐转向质量领域]中信证券指出,燃料电池产业短期内没有全面推广的条件,有望氢能领域第一,具有很大的市场容量。资金实力雄厚的地区聚集在一起。选择了华东,华北,华南,华中,西南的五个主要氢能产业集群。在这些领域中具有先发优势的目标有望带头并不断增长。建议重点关注雄毅,大洋电气,美津能源和东方电气。建议关注雪人股票和宜华通。 (证券时报网络)

中信证券指出,燃料电池行业短期内没有全面推广的条件,有望在氢能区,市场容量大,金融实力强的地区带动集群发展。强度。选择了华东,华北,华南,华中,西南的五个主要氢能产业集群。在这些领域中具有先发优势的目标有望带头并不断增长。建议重点关注雄毅,大洋电气,美津能源和东方电气。建议关注雪人股票和宜华通。

[扩展阅读]

万亿氢能源行业“爆炸式”增长的前夕:半年投资超过900亿元还为时过早。

氢可以成为能源投资的新“窗口”。

自从今年3月首次将氢能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它已经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企业和地方政府不断发布有关氢能投资的新闻。据公开的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国内氢能领域投资超过70项,其中多个项目投资额超过100亿元。其中,有50个项目披露了投资额,名义投资额超过900亿元,超过了2018年全年。

深圳市前海富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国宏告诉记者《中国经营报》,“现在,氢能项目比初期更加合理,项目进度正在放缓。由于行业是在早期“动员”起来的,进入建设期后,我们再也不能用热情的宣传方式了,进入建设期后,之间会有反复的反复试验的过程技术选择和市场业务模型的选择和重新定位。”

资本涌入

作为清洁的二次能源,氢能具有高能量密度,宽广的能源和峰值存储潜力。它被认为是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将促进充电和加氢等设施的建设”。在这方面,一些机构已经解释说,后期将有相应的政策支持,氢能产业有望迎来发展的春天。

3月26日,财政部等四部委《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发布,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下降了50%,但继续补贴购买燃料电池汽车,并转换了“出境点”。支持“充电(加氢)”基础设施建设。

根据国际氢能委员会的预测,到2050年,氢能及与氢能技术相关的产业链的市场规模将超过2.5万亿美元。

有一段时间,“氢能产业将迎来大繁荣”的呼声不息。

在资本市场上,人们追捧氢能概念股,而个别股在“喝氢”。自年初以来,万德氢指数增长了近40%;当它在4月中旬达到最高点时,上升了70%以上。氢能概念明星股中,美金能源(000723.SZ),雄义股份(002733.SZ)和全柴动力(600218.SH)等涨幅超过300%。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记者,“大家只是觉得这个新的领域可能有机会,所以都在炒这个概念。”

中国清洁能源行业协会筹备处、北京清洁能源行业协会会长张永泽也表示,“企业说的都很凶,吹的都很大,但其实无论在经济上还是技术上,还差的比较远。”

“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氢能热潮确实有点过火了。整个产业发展处在‘动员阶段’,大家往往一哄而上。上市公司今天这个公告,明天那个公告。”深圳前海孚威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刘国宏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氢能联盟6月26日发布的《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显示,目前国内氢燃料汽车仅2000辆。按照规划,到2020年,燃料电池汽车的规模达到5000辆,到2025年达到5万辆。

面对未来巨大的预期市场规模,记者梳理发现,有多家上市公司正在加速布局,进军氢能源产业。

4月10日,东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600875.SH)子公司的一条氢燃料电池生产线一期投产。该条生产线年生产能力可达1000套燃料电池发动机。东方电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加快推进氢燃料电池关键核心技术国产化。

7月1日,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0028.SH)建成国内首座油氢合建站 佛山樟坑油氢合建站正式建成,日加氢能力500kg。依托加油站网络优势,中石化宣布年内还将在佛山、云浮建成3座油氢合建站,未来两年内建设和运营10~20座加氢站。

此外,包括主业为煤炭焦化业务的美锦能源,压缩机领域的雪人股份(002639.SZ),冶金领域的云铝股份(000807.SZ)等,均对进军氢能领域“摩拳擦掌”。

与此同时,全国多地相继宣布建设氢能产业园、投建加氢站,出台相关产业支持政策,跑步入场。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已有超过30个地级市发布了氢能产业发展意见或规划,已实际投入氢能产业园超过20个。

“目前各地出台的政策和规划很多,但(氢能发展遇到)很多问题,不是地方政府层面能够解决的。坦率的说,许多地方政府也并不知道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张永泽表示。

伴随产业园的遍地开花,还有不断被刷新的“预期”产值。

去年10月,江苏如皋发布氢能实施意见表示,至2025年氢能产业产值将达到300亿元。今年6月10日,上海嘉定区发布相关规划,氢能产业产值至2025年将达到500亿元;两天后,张家口也发布相关产业规划,预计氢能及相关产业累计产值至2035年达到1700亿元。

商业化时日尚早

在巨额“预期”产值的滚滚雷声中,落下的是沥沥细雨。

多地氢能建设项目进展并不顺利。据《第一财经》报道,位于广东佛山南海的“长江氢动力(佛山)研发中心及整车生产项目”,总投资120亿元,占地1000多亩。但施工现场,除了数辆推土机、一辆打桩机和几间简易房外,厂房等基础设施仍未开建。该项目显示将在2019年底前竣工投产,因资金问题陷于停滞。

腾达建设(600512.SH)也于年初表示,因“相关协议尚未签订”,且“相关技术的产业化短期内无法取得突破”,公司已退出“台州氢能小镇”项目。

“(氢能领域)目前只是动静大,资本并没有真正大规模进入。”林伯强对记者直言道。

刘国宏对此表示,“现在来看,氢能项目落地比初期理性,项目进度阶段性放缓。因为产业经过前期‘动员’之后,进入建设期,就不能再用过去带有满腔激情的宣传模式。进入建设期后,技术选型和市场商用模式之间的磨合、重新定位,会出现一个反复和试错的过程。”

也有专家表示,现阶段大部分氢能概念公司属于转型做氢能,很少有一家氢能业务的利润能够达到公司全部利润的一半。

但对标正在“补贴退坡”中煎熬的锂电行业,氢能产业发展过程中,商业化也是迟早要面对的“坎”。

“目前氢能领域商业化程度很低,只能算是刚刚开始。氢能产品有人去买,有人使用,被市场所接受,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商业化。”林伯强表示。

刘国宏认为,“现在(氢能)商业化程度还很低,做几辆样车和大规模商用化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对企业来说,能不能赚钱才是最关键的,总不能一直靠政府补贴。同时,产业最终也只有通过自然的、市场引导的发展,才是理性健康的发展。”

“一个产品能走向市场,特别是像(燃料电池)汽车这样,不仅仅是车本身,还包括背后的整个生态系统。要实现商业化,就需要从上游制氢,到中游储运、分销,再到下游应用,形成产业生态。”张永泽表示。

张永泽进一步讲道,“这里面有一系列的技术经济问题要解决,氢能商业化技术上面临的制约很多。比如最基本的燃料电池技术,也就是车的动力问题;加氢站的技术路线和标准,用液氢还是高压,35MPa还是70MPa。不同的方案选择,就会有不同的技术路线和(商业)逻辑。”

记者注意到,即使是成立以来就专注于氢能的“中国氢能第一股”亿华通(834613.OC),也还处在“商业化的途中”。

2015~2018年,亿华通营业收入分别为0.54亿元、1.37亿元、2.01亿元和3.6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0.09亿元、0.30亿元和0.24亿元。且过去四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09亿元、-0.89亿元、-1.69亿元和-0.79亿元。需要靠登陆新三板后融到的近11亿元,维持企业生存发展,等待市场时机成熟。

此外,有多位专家表示,氢能制取过程中如何从“灰氢”过渡到“蓝氢”和“绿氢”,从源头上实现可持续;如何实现低成本的制取和储运,回答“朱棣文之问”;如何由“看得见的手”推动,过渡到市场主导,实现产业化。都将是氢能发展过程中必须要反复思考的问题。(来源:中国经营报)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DF3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