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贝德靠出售子公司股权纾困 诸多财务疑点待解

?

硕士德依赖出售子公司的股权

许多财务疑虑正在等待中。

《红周刊》作者刘杰

Shuobeide面临主要业务低迷和债务紧缩的双重困境。在图书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它必须“断臂”才能生存。它不仅出售子公司的流通股权,还出售“卖出”。很多固定资产。此外,对披露的财务数据存在许多疑问。

最近,Shuobeid似乎很忙。它不仅出售了重要子公司科光太阳能的大量股权,而且还大幅剥离了公司三大核心业务的包装业务。与此同时,它还“大卖”了大量的固定资产,现在它已发行不超过2.37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从这一系列行动来看,该公司似乎相当缺钱。

更令人担忧的是,公司不仅怀疑营业收入增长缓慢,而且采购数据也存在巨大差异,这需要公司的合理解释。

出售重要的子公司股权纾困

根据2019年中期报告,硕贝德实现营业收入8.5亿元,同比增长2.33%,实现净利润9360.05万元,同比激增135.71%。可以看出,在收入增长接近停滞的情况下,Shuobeide的净利润实现了“逆向攻击”。那怎么做呢?

《红周刊》审核报告后,记者发现,2019年上半年,其投资收益为7017.53万元,占期内净利润的74.97%,而去年同期的投资收益为零。不难看出,索贝克依靠这部分投资收益能够交出一份好的“成绩单”。

另外,本期内硕贝德的巨额投资收益实际上是出售子公司苏州科阳光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夏阳太阳能”)部分股权的收益。根据阳光电力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披露的信息,2018年,阳光电气实现营业收入2.99亿元,同比增长20.25%,实现净利润1126.15万元。可以看出它的盈利能力很好。

令人费解的是,科光太阳能作为Shuobeide三大主要业务之一的支柱子公司,过去表现良好,可以说是一种高质量的资产,而这一次,硕士德选择剥离它。这真的令人困惑。

根据年报,Shuobeide有三个主要业务,即天线,指纹模块和芯片封装业务。其中,科光太阳能是其包装业务的主要子公司,但随着该股权的转让,包装业务受到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剥离,这可能会对其未来的收入规模和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此次出售阳光电气在短期内提升了公司的业绩,但这种业绩增长只是短暂的。如何改善其未来表现是应该考虑的真正问题。

更令人费解的是,Soubad实际上在2018年完成了对阳光电气部分股权的收购。

根据数据,2018年3月,舒伯德以1479万元的价格收购芜湖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科阳太阳能有限公司5.0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其持股在阳光动力中,从66.10%增加到71.15%。根据股权转让价格,公司整体估值为2.93亿元;本次出售该公司的阳光54.52%股权,价格1.49亿元,总体估值为2.73亿元,相比其最后一股在收购时,整体估值减少约人民币20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科光太阳能的收入在2018年增长了20.25%,而在上一次股权收购后仅一年,它实际上出售了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而且出售时的估值超过了收购。要低,这是什么原因?它被买下真的很贵,还是现在很便宜?原因可能还需要公司的合理解释。

资金短缺,高负债

事实上,Shuobeide之所以出售高质量资产Sunshine Electric,可能与缺乏资金的现状有关。

2019年年中报告显示,舒贝德图书的货币资金余额为3.19亿元,其中限制性资金为.63万元,可用资金余额为2.41亿元。然而,在同一期间,该账面的短期贷款额高达5.35亿元,账面上的可用资金仅为短期债务的一半。由于公司的日常运营也需要大量资金,而且随着其主营业务的增长,公司的“造血”能力也在减弱。 2019年上半年,商品和服务销售收入8.44亿元,同比下降15.4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335.1万元,低于去年同期净额2亿元。 63.15%。可以看出,其较低的现金储备和较高的短期负债形成鲜明对比,债务压力较大。

从业务发展的角度来看,随着5G时代的快速到来,各大厂商目前都在积极布局,带动了通信行业的快速发展。国内外电信行业的制造商增加了资金投入,开发了新产品,扩大了产能,增加了市场份额。 Shuobeide也在努力开发5G基站天线领域。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还需要顺应“趋势”,加大研发投入,也需要巨额资金投入。

面对资金短缺与资金需求增加之间的矛盾,本期间,科光太阳能的大部分股份将以折扣价出售,部分固定资产将被“出售”。根据数据,2019年6月28日,公司发布了资产出售通知,并处置了部分公司闲置生产设备,总金额为3523.5万元。该部分的资产净值为4329.7万元,因此该资产以折扣价出售。 19.37%,导致亏损846.22万元。

然而,即便如此,它似乎无法满足其庞大的资金缺口。于,硕柏德发布了可转换公司债券计划,拟发行面值为6年,面值为100元。募集资金不超过2.37亿元,目前正在审查该计划。

截至2019年中,朔贝德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2.02%,其中盛禄通信,长盈精密和新威通信等可比资产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2.65%,54.1%和47.32%。分别于2019年第一季度。平均值为44.69%。可以看出,朔贝德的资产负债率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其债务发行成功后其资产负债率将进一步提高。

怀疑收入数据

不仅是资金短缺和债务压力,而且Sobey收入数据也存在巨大差异。

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1月至6月,舒伯德实现营业收入8.5亿元(如表1所示),未公布海外收入数据,并根据国内收入考虑增值税(增值税税率为2019年4月1日16日)。 %减少到13%)。按月计算增值税后,其含税营业总收入约为9.73亿元。

在正常情况下,营业收入的实现将反映在相关财务数据中,如现金流入和经营理赔的变化。从理论上讲,含税的营业收入金额与两个变化的总金额大致相同。那具体情况怎么样?

具体而言,在2019年1月至6月的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其“从商品和服务中获得的销售额”为8.44亿元,预收款项减少了33.7万元。考虑到这一因素后,同期现金流入收入达到8.45亿元,税后收入与税收收入差额为1.29亿元。理论上,由于没有收到现金,这种差异将反映在新债权人的权利中,这些权利包括在资产和负债中。在表中。

从资产负债表来看,2019年6月底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总额达到5.1亿元,而去年同期为4.64亿元。扣除坏账准备金变动影响3,150,300元后,仅比上期增加49,579,900元。元,这个结果相差7913.7万元,而上述理论金额为1.29亿元,这意味着没有真正的现金流和经营理赔支持的营业收入为7913.7万元,并且存在误差增加。

在2019年上半年,Shuobeide的收入没有得到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持,那么2018年的营业收入又如何呢?

2000年,朔贝德实现营业收入17.22亿元,其中国内收入10.59亿元。这部分考虑了增值税的影响(增值税税率从2018年5月的17%变为16%),按月平均计算。本年度的含税收入约为18.95亿元。

2018年,商品和服务销售收到的现金19.47亿元,预收款减少875.6万元。在考虑了这一因素的影响后,目前与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19.56亿元。超过税收收入60,790,800元,这意味着,在上一年的收到付款后,经营理赔应减少60,790,800元。

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和2018年,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分别为6.58亿元和4.64亿元。扣除坏账后,票据数量比上年减少1.98亿元。减少的金额应该是1.37亿元,那么额外的1.37亿运营索赔是多少?

采购数据不合理

除了营业收入的差异外,对于朔贝德的采购数据也存在很多疑问,这需要投资者保持警惕。

2018年,硕百德购买前五大供应商的金额为4.23亿元(见表2),占总购买量的40.43%,总购买金额为10.47亿元。考虑到增值税的变化和按月计算,估计包含税的购买金额为12.18亿元。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购买商品和接受劳务”的现金支出为11.26亿元,预付款项减少2272,700元。在考虑了这个因素的影响后,当前的现金流量与采购有关。人民币11.28亿元,比总购买量减少892.68万元。从理论上讲,这部分将反映在经营债务的增加上。

2018年,Shuobeide的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总额为4.64亿元。 2017年,同一项目金额为3.55亿元。与采购有关的经营债务增加1.09亿元,应该增加这一结果和理论。人民币892.68百万元的差额为1995.72万元,这意味着该公司在没有相关财务数据支持的情况下,在当期有数千万的采购。

以同样方式计算2017年采购数据显示差异进一步扩大。 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为5.51亿元(见表2),占采购总额的37.78%。总购买金额为14.58亿元。考虑到17%的增值税,估计包含税。购买金额为17.05亿元。

同期,“购买商品和接受劳务的现金”为13.42亿元。不计预付款增加195.3万元,与含税商品购置总额的差额为3.65亿元。从理论上讲,这将导致相同的经营债务。金额增加。然而,它的经营债务不会增加或减少是值得怀疑的。截至2017年末,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金额为3.55亿元。 2016年同期,金额为5.12亿元,减少1.57亿元。这与理论增加5.22亿元不同。

可以看出,公司的采购数据多年来一直存在疑问,差异的原因需要合理的解释。 ■

主编:陈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