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根枯树枝,他怼了那个打电话的男人

你是否,也曾对生活充满疑问

'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 data-height='604'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中秋节过去了一段时间。王平在百无聊赖中想着如何打发掉晚饭后的时间。

他决定不能一个人无聊,联系了一个在异地的朋友。

“在干嘛?”王平问。

“约会。”

“我还不知道你,约会能回我消息?”

异地的朋友给王平录了一个短视频,“正吧?”

“你小子出息了。”

“搭讪来的,你大胆点儿一样可以,回头聊。”

王平照了照镜子,不禁陷入了沉思: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会一直打光棍?

于是他决定势必要脱单,就在今晚!王平找出了很久没穿的马丁靴,还往里面塞了一个3cm的增高垫。

一切就绪,只欠东风。

可似乎出来的时间太早了,漂亮小姐姐都还没出门呢。广场上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大妈准备着即将开始的广场舞。

'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 data-height='928' data-width='695' width='695' height='auto'>

那是一片不起眼的草坪,成千上万的草坪之间没有什么区别,而王平路过。他不小心看到了一根干燥的树枝,于是拿了一部分,然后用手指轻轻擦了一下枯树枝的末端。

王萍暗自说:送花到烂街,送枯枝必须是空前的,事后没有人,也很有趣。如果被问到这是什么?带着悲伤的表情,这是我枯萎的心。

王平是那种乐在其中的人。但是同时他有致命的缺陷从来没有主动与异性交谈。

先看看长江,然后等夜把更多的人搬走。他想,一定要选一个喜欢的人。

等待时间过去后,王萍不时弹奏枯枝。渐渐地,他喜欢它的独特外观。这简直是工艺!他暗暗叹了口气。

天空下沉,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王平站起来寻找目标,但他从不敢看陌生人。

我仍然坐公共汽车回家,虽然枯树枝没有送出去,但幸运的是,我正在安慰自己。

王萍坐在公共汽车上,坐在一个苍白的女人对面,脸上的皱纹掩盖不了岁月的痕迹,脸颊不像那个时代的人那么瘦。她坐在两个孩子的两侧,似乎刚上小学。显然,妇女是这两个孩子的母亲。

刚开过几个站,一个男人打着电话上了公交车,并坐到了王平旁边。男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通话声音却很大。

“人嘛,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要放下心中的执念。这人就像衣服一样,旧了、坏了就得换嘛,天下之大,衣服多得是。孩子,你听爸爸的话准没错,好,不说了,挂了。”

王平把玩着手里的枯枝,听着这一通狗屁道理,心里积攒多时的话一下子涌到嗓子眼了。这个时候,必须说些什么,他想。

'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 data-height='797' data-width='645' width='645' height='auto'>

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佯装打电话的模样,说道:

你好,请讲……听了你的观点,我并不认同。首先你将人比作衣服这种没有感情的东西,真的好吗?(这话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在什么情况下将人比作衣服?

我看到街上的人川流不息地走动,同他们没有任何接触,就像挂在商场里那些不合尺码、彰显不出我个性的衣服一般,我甚至不会多看一眼(这时已经引起了车上大部分人的注意)。

但是当我有一天逛商场时,看到了一件那么漂亮的衣服,穿上是多么的合身,简直与我量身定做一般。我甚至舍不得穿,可总是按捺不住心里藏着的那份活跃(王平意识到自己脸红了,但他要说的话就像一个逆流的瀑布一般,一股脑地从嘴里浮出)。

我爱上了那件衣服,就如同我手里的枯枝,它在别人眼里是不起眼的,但正因为落到了我的手中,这枯枝就同我有了羁绊。

我会将它带回家,放在自己的盆栽里,化作养分成为盆栽的一部分。它就会以这种方式将生命延续下去(王平打算完全放空自己,接下来全凭嘴来发挥)。

但某天我发现这件衣服因为某种原因无法再穿了,心中难免会有一股失落的情绪涌上来,若是这时谁来与我讲,衣服而已,换一件就行。我肯定接受不了。

我正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漂亮的妈妈,她有两个很可爱的孩子(王平看向他们,发现他们正专心地听着,就像学生听老师的课堂),孩子的模仿能力是很强的,我不希望他们听到了一些糊话,而后带着这股没有情感的歪理活下去。

时隔多年后,他们也许会在爱情上受伤,(俩孩子歪着脑袋转向母亲,母亲用手挽住孩子的肩膀,并用下巴指了一下王平,示意他们继续听着)我不希望他们从口中说出,衣服嘛,换一件就好这种话。

在失去喜爱后的忧愁是作为人感情的一部分,谁都不配将它抹除,因为我们仅仅是人。

最后我真心建议你,要让你的孩子感受到爱。比如和他说,孩子我知道凡事都会有个过程,让我一起来慢慢走下去,好吗?在你最失落的时候,你要记住,我永远在你身后,做你最温暖的庇护所,因为我爱你。

不说啦,到站下车了。说完,王平又做出挂电话的样子,头也不回地走下车,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很帅。

'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 data-height='400' data-width='600' width='600' height='auto'>

天已然黑黢黢的一片,王平看着手里的枯枝,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也许再也不会同那两个孩子见面,不过自己刚刚讲的那番话,或许就像这枯枝,化为养分,作为孩子们以后对待感情这方面问题的时候的存在,他想。

就算枯枝没有化作养分,也一定会由另种方式延续,即使烧作灰烬,兴许还能飘上天空,成为云彩也说不定呢。

这时他想起村上春树有过这样一句话: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人是如此,枯枝亦然。

'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 data-height='128' data-width='119' width='119' height='auto'>

今天的故事里,有你正在寻找的答案吗?

' style='vertical-align: middle;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data-lazy='1' data-height='128' data-width='119' width='119' height='auto'>

一只狗的故事观

从生活发掘故事

用故事感知世界

如何让短胖腿变得又瘦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