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劣后级信托亏损出局 投资者两告知名私募索赔被驳回

?

10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金秀珍的信托纠纷进行第二次民事判决。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被告是深圳华银京芝资产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华银京芝)和国家信托的知名私募,被要求赔偿本金800万元的损失。元和预期的利息损失1,090,560元。但是,该请求未得到法院的支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根据判决,由于跌落至清算线以下,市场低迷和股票停牌,“国家信托前线9号”未能及时弥补止损。信托计划清算时,信托单位的净值一直在下降,导致金秀艳被认购。信托遭受了巨大损失。

两个着名的私募被指控

10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第二次信托纠纷作出民事判决。诉讼的被告是深圳华银精之资产和国家信托的一家着名私募。

在此案的第一审中,原告金秀珍认为,投资地点的IP地址,MAC代码和高清信息分布在福建省厦门市的35个不同地方,并向终端发出了投资建议。存在三个硬件设备,并且经常出现不同的终端。可以推测,深圳华银的细粒度违规行为会将投资账户提供给第三方使用。所有投资建议均由第三方发布。信托实际上是由第三方控制的。深圳华银精智尚未实际实施该投资。义务。

同时,金秀珍认为,国家信托公司知道该信托账户的IP地址不是深圳华银景致的办公空间。众所周知,该帐户是由第三方控制的,并未及时停止,也未履行受托人的职责。金秀珍认为《信托合同》第8.3.2节和《投资顾问协议》 3.3节明确规定:“投资顾问不得以任何形式将PB系统帐户转让,出借或租赁给任何第三方。”根据IP地址和Mac地址显示的内容,深圳华银精智很显然,PB系统帐户是由第三方使用的,这违反了相关协议,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2017年8月,金秀珍与国家信托公司签订了合同。国家信托计划筹集资金9600万元。 A类和B类信托基金所占比例不超过2:1。其中,光大银行认购A类股6,400万元,金秀益认购B1类股800万元,郑福清认购B2类股2,400万元,资金运用方向为证券投资,期限为一年。受托人已由所有负责人任命深圳华银精之作为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 2017年8月8日,金秀珍和郑福清分别向国家信托信托支付了800万元和2400万元的信托本金。 2017年8月9日,光大银行向国家信托支付信托资金6400万元。

无法平仓并不能及时赔钱

深圳华银精智公司辩称,金秀珍的一审起诉不仅主张国家信托公司为深圳华银精智公司提供渠道,而且主张国家信托公司和深圳华银精智公司为第三方操纵提供便利。说明,矛盾和事实在逻辑上令人困惑,许多事实是主观推测。没有事实或法律依据。其次,金秀珍在二审中没有提出新的证据,只是通过主观猜测的理由来解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第三是深圳华银景芝与金秀珍之间没有合同法律关系,也没有建立法律关系。金秀珍对于深圳华银精之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第四,金秀珍的投资损失结果是市场风险造成的,与深圳华银景芝没有因果关系。关系,投资建议不等同于投资订单。当涉案信托单位的净值跌破合约止损线0.88元时,国家信托公司已经进行了减仓操作。当产品的净值为0.88元时,金秀珍作为B1投资者的投资本金根本没有受到损害。但是,由于证券市场整体低迷以及2018年几只股票停牌,国家信托公司无法及时弥补止损。为了解决信托计划,信托单位的净值一直在下降,这就是市场风险。金秀仪已在《风险申明书》明确定义了他的市场风险和承诺。

2018年11月9日,国家信托公司发布清算报告,确认该信托计划于2018年11月6日终止。国家信托公司根据信托合同将信托基金投资于股票,债券等。估计信托单位的净值等于或低于0.8800元,国家信托公司根据信托文件选择平仓并平仓。截至清算分配日,该信托的净收益为-.63元,年化收益率为-49.2%。

金秀珍的上诉首先是撤销一审判决,国家信托公司与深圳华银景致共同赔偿金秀珍“国家信托前线九号集体基金”的本金。信托计划”。国家信托公司与深圳市华银精智公司共同支付的预期损失为1,090,560元,该损失是按9.6%的年利率计算的。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表明,当事人没有提出新的证据,法院确定的事实与一审法院确定的事实一致。金秀的上诉请求无法成立,应维持原判,应予驳回。

对此,私募网研究员刘又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市场低迷和股票停牌等原因造成了及时收盘亏损,这比较普遍。

(编辑:张明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