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股份9个月融资14亿“解渴” 转型生态城镇承压上半年扣非锐减309%

?

9个月,为获得融资,掌上股票(.SZ)5日的发行公告涉及资金超过14亿元。

尽管如此,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仍显示出下滑的迹象。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财务报告后发现,Palm上半年净利润下降,非净利润亏损2.14亿元,同比下降308.8%。这也是该公司上市以来九年来亏损的上半年报告。

Palm股票表示,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整体环境影响,而“融资困难而融资昂贵”。根据财务报告,Palm股票的总负债为121.44亿元人民币,其中短期债务,应付票据,长期贷款,应付债券及其他刚性负债为63.15亿元人民币,占总债务的52%。总债务比率。

显然,融资未能扭转Palm股票表现的下滑。

回顾棕榈股票的发展,发现棕榈股票资本链的紧张始于转型之痛。 2014年,Palm有限公司改造了生态城镇。 2017年,该行业的毛利率高达31.29%,远远超过传统的园林建筑行业。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生态城镇业务陡然下滑,截至今年上半年生态城镇业务仅实现营收1.78亿元,占营收比重的13.52%,毛利率较2017年同期减少72.3%。

9个月转让股权融资14亿

9月22日晚,棕榈股份发布股权转让公告,公司拟转让控股子公司江西棕榈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简称“江西棕榈”)40%的股权给佛山市碧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价5471.56万元。

资料显示,棕榈股份持有江西棕榈80%股权,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持有江西棕榈40%股权。财报显示,江西棕榈2018年和2019年前6月,营收均为0,净利分别为-1719.28万元、-1420.28万元。截至今年6月30日,江西棕榈资产总资产为2.9亿元,净资产为4739.05万元。

棕榈股份表示,本次转让江西棕榈部分股权,主要为盘活公司存量项目,经公司财务部初步核算,此次转让40%股权的交易事项对公司账面损益影响预计约5300余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有利于公司实现项目投资收益,回收现金流,从而更好地保证存量项目进入稳定运营期。本次交易完成后,江西棕榈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公告显示,这是今年以来棕榈股份发布的第五个股权转让公告。3月26日,公司股东吴桂昌与林从孝分别与公司第一大股东河南省豫资保障房管理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豫资”)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所持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全部不可撤销地委托河南豫资行使,涉资10亿元;4月2日,公司股东赖国传、张辉、林彦、丁秋莲、杨镜良、吴汉昌转让公司7552.37万股给南京栖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完成过户登记手续,转让价格3.55亿元;同日,公司公告棕榈股份与河南豫资股权转让完成过户登记手续;5月28日,棕榈股份拟以2464.28万元的价格将持股公司棕榈体育23%股权转让给深圳英足利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粗略统计,上述股权完成后,棕榈股份将可获得资金14.34亿元。

刚性负债超60亿占总负债过半

上半年成功吸引国资入主获资10亿元,对于处于业绩不振的棕榈股份无疑是及时雨。然而,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业绩仍显颓势。

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3.13亿元,同比减少44.16%;净利亏损1.9亿元,同比减少276.86%;扣非净利亏损2.14亿元,同比减少308.8%。

值得注意的是,引入国资后,棕榈股份资金仍然吃紧。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公司账面货币资金9.59亿元,仅占总资产5.41%,还不及长短期债务的三成。

上半年公司总负债为121.44亿元,其中刚性负债中短期借债、应付票据、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他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分别为28.86亿元、1.89亿元、2.94亿元、9.43亿元、5.29亿元、14.74亿元,累计63.15亿元,占总负债比为52%。

而过去几年,棕榈股份刚性负债也一直居高不下。财报数据显示,2016-2018年报告期年末,棕榈股份刚性负债占总负债比分别为57.91%、55.96%、50.12%。

与此同时,流动负债98.13亿元,占总负债比80.81%,资产负债率达68.5%。

对于业绩下滑,棕榈股份认为主要是受整体经济环境、行业发展形势等因素影响,传统生态环境业务订单实施进度放缓,导致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较为明显;另外由于融资成本提高,公司的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有一定上升。与此同时,上年同期确认了生态城镇业务相关投资收益,本期无相应业务。

生态城镇毛利率两年降72.3%

回顾棕榈股份发展历程发现,棕榈股份资金链紧张始于转型的阵痛。成立于1984年的棕榈股份此前一直以生态环境为主,2014年提出转型生态城镇,由单一环境园林类业务向生态环境综合运营商转变。资料显示,目前棕榈股份产品线包括特色小镇、休闲度假区、田园综合体、文旅综合体、休闲旅游景区、城市提升综合体。

而转型的原因是传统园林行业陷入危机。棕榈股份此前公开表示,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和房地产调控以及房地产市场的不景气,公司于前瞻性的提出转型生态城镇,与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新型城镇化、特色小镇、乡村振兴等国家战略高度契合。

2017年,国内生态城镇建设火热,受此影响,当年棕榈股份实现营收52.53亿元,同比增长34.49%。其中生态城镇业务实现营收6.74亿元,占总营收比12.84%,毛利率31.29%,高于传统园林施工主业。

然而,好景不长。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生态城镇业务营收仅为3.2亿元,占营收比例仅为6.02%。2019年上半年,生态城镇业务实现营收1.78亿元,占营收比重的13.52%。但与此同时,生态城镇营业成本达1.6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0.63%。上半年,生态城镇毛利率仅为5.7%,仅为传统园林工程毛利率17.25%的三成,与2017年同期毛利率20.58%相比,减少72.3%。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园林施工企业向生态建设发展是园林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整个行业正在从增量发展转为“大生态”发展。但这也意味着,企业需要更多的开发资金,以及承担开发周期过长、行业发展波动的影响。

(责任编辑:赵金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