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忠诚献石油,一片丹心照玉门

?

在仲夏的季节,祁连山是北方,蓝天被洗净,阳光灿烂。数百名石油滑雪者正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脚下工作,为稍微荒凉的山坡增添了一点生机。

在众多油井中,一个名为“刘102”的油井特别引人注目,一块由“建勋景”写成的三个鲜红色字体的巨石矗立在它旁边,记录了它对玉门油田的英雄价值。谈到这一点,它与其勘探开发开发商玉门油田党委书记兼总经理陈建军密不可分,他的创意建议是“沾油”,清溪油田被发现,玉门油田也因此,它一直稳定并发展到今天。

1984年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到玉门油田后,陈建军开始了“为祖国出油”35年的生活。 35年来,他一直专注于油田,不知疲倦地研究,探索和开发,并且已经用尽了稳定油田的努力。今年5月28日,经过两年的抗病治疗,陈建军倒下了工作。他去世后,成千上万的油田工人和来自玉门市的人们自发地哀悼和珍惜那些献身于祖国的富油儿子。

“让旧油田恢复活力”

玉门油田于1939年开发,是中国第一个现代化的石油基地。自20世纪50年代末以来,玉门油田已经占据了“三大四出”大学校,大型实验场,大型研究所;生产产品,人才,经验和技术的历史责任,并已运往全国各个油田。拥有超过10万个骨干和4000多套各类设备,有效地保证了新中国石油工业体系的快速建设,被誉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

陈建军是在这个“摇篮”中诞生的“第二代石油”。老一辈油壶孙建初和王进喜的光荣事迹在他心中长大。高中毕业后,他毅然申请了西南石油大学,并加入了石油勘探开发行业。

20世纪90年代,玉门油田进入“三高”采矿阶段,回收率高,含水量高,成本高。多年来一直没有实现勘探突破,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更新不足的问题日益严重。 1995年,在不断支持吐哈油田的建设后,吐哈油田被剥离,大部分勘探人员和设备被转移。玉门油田更糟糕。

“当时,许多员工认为油田没有希望,信心受到很大影响。”玉门油田公司党委副书记刘占军回忆说。面对困难,陈建军没有撤退。他一直认为油摇篮“不能砸到我们身上”。

期,寻找高点。然而,自从1958年雅尔夏油田的发现以来,玉门油田的勘探工作已经没有取得进展。如果坚持原始理论,就不可能取得新的突破。

在担任玉门油田研究所勘探室负责人期间,陈建军积极寻求资金和政策,及时调整工作部署,带领工人穿越酒泉盆地,查看图纸,进行研究,固定井.在大量研究,创造力的基础上提出了“倾倒寻找石油”的新见解,并在此意见下发现了清溪油田。

1998年6月,钻了刘102井,日产量达到115.7吨。现场工作人员回忆说,看到多年研究成果成为现实后,陈建军忍不住赢得了油砂,并亲吻了他。他的嘴里仍然有一个字。“你闻到了,有香味!”

随后,陈建军继续带领团队解决问题。 1999年至2000年,玉门油田勘探井成功率达到100%。 2000年,冀东油气田勘探的历史性突破,为九东油厂10万吨的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清溪,九东两大油田的发现,使玉门油田开采35年来取得了新的突破,油田产量迅速增加。 2001年,陈建军荣获第十届“孙跃奇科技教育基金能源奖”,他的不断发展和创新使旧油田焕发青春。

“建设百年老油田是几代玉门人的愿望”

“石油勘探是一个冒险,充满激情和有益的事业。探索必须敢于突破旧观念,无休止地了解,无休止地探索,寻找无穷无尽的石油。如果你认识到这个位置和研究,就必须大胆地进行探索。认真实施。”这是陈建军的“寻找石油经验”。

对于已经开发80年的玉门油田,油田矿区的小面积,后期开发的难度和资源的缺乏已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因素。目前,玉门油田的年产量仅维持在40万吨左右,这在中石油系统中可以忽略不计。很多人都认为,“由于生产这么少,为什么不关闭生意,总部也不差这块油。”

面对疑惑,陈建军不断说服领导班子的成员和玉门油田的工作人员:是几代石油人的辛勤工作。 “玉门精神”不能丢失,必须承担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此外,任何油田都必须经历资源。随着枯竭,玉门油田可以为这些油田的未来发展提供经验。

2017年,玉门油田迎来了转机。当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决定将长庆油田环庆区块转移到玉门油田,直接决定了玉门油田的后续开发。

但今年也是陈建军得知自己患有癌症的一年。此时,陈建军一直担任玉门油田公司总经理。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他连续7年没有考虑过体检。 2017年5月,他继续发高烧,并在医生的建议下进行了全面检查。结果令人震惊,他发现了恶性肿瘤细胞。

玉门油田公司副总经理苗国正告诉记者,陈建军诊断后没有抑郁症。在检查当天,他回到公司召开会议,研究油田生产情况。

为了尽快实现矿权转让,在重病期间,他多次带领团队到西安,多次与长庆油田进行技术对接,并进行实地调查。当年10月,玉门油田和长庆油田《环江油田木西区块石油勘探开发协议》正式签订合同,油田开发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2017年11月,陈建军不得不接受手术,但手术后仅15天,他就用化疗药物返回油田。苗国珍回忆说,他似乎已经开始了与时间赛跑。参加企业论坛,修改工人代表大会报告,组织油田党委讨论新时期的发展思路.

今年年初,在油田开发80周年之际,陈建军再次忍受了痛苦。在职工代表大会上,他提出了“三年亏损变成利润,五年内损失数百万元,建设一座高质量百年油田”的发展战略。绘制了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开启了玉门油田开发的新篇章。

“不要忘记最初的石油之心”

“学习油,干油,终身对石油的忠诚;想到玉门,为玉门,一片丹心昭门”肖像旁边的26个字是陈建军生平的总结。

任何熟悉陈建军的人都知道,他几乎没有兴趣爱好,只有石油探索和发展。 35年来,他已经上油,哪个街区已经破坏,他将前往现场。玉门油田有1100多口油井。陈建军对每口井的油层结构和技术数据有清楚的认识。

“我们已经结婚20多年了,我们只走了两次远方。有一次我去医院的时候去了成都,在我开会的时候我去了北京。”陈建军的妻子说,其他人带着家人去了风景区。他带着他的家人去矿井看油井。

在他儿子陈希言的印象中,每年除夕,陈建军很晚才回家。在赶去吃新年前夕之后,他立即准备好工作服并查看了相关信息。第二天早上,他会按时出现在施工现场,检查矿井并与工人交谈。经验,这是他的旧习俗。

玉门油田医院护士长赵红告诉记者,他在死亡时仍在思考油田的发展。他听说他无法说出来,他仍然竖起大拇指。

“胜利!伟大的胜利!”五月的一天,陈建军的病房兴奋地喊道。 “这是一个很大的油田吗?”旁边的护士奇怪地问道。当在场的人们为这次突如其来的对话感到高兴时,陈建军慢慢恢复了平静,闭上了眼睛,两眼泪水从他的眼角落下。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醒过来,离开了他为永远战斗的油田。

他去世后,数以万计的油田工人和玉门市各界人士自发前来竞标。玉门油田公司党委要求陈建军学习。该公司同意:陈建军对待自己的云和轻盈,并对待他的工作并忘记他的死亡。这是一个新时代。 “生活不到20年,拼命赢得大油田更好。”钢铁侠是一个真实的写照。

祁连,石油河是动荡的。油红的儿子不会忘记他最初的心脏。他一生致力于祖国,将永远留在这座山河中,鼓励后代继续努力。 (记者朱国胜,王明宇)

张嘉轩(实习生),袁波)